当前位置:<主页 > Y漫生活 >星宇航空成立,张国炜凭什幺说自己不是复仇王子而是 King? >

星宇航空成立,张国炜凭什幺说自己不是复仇王子而是 King?



    星宇航空成立,张国炜凭什幺说自己不是复仇王子而是 King?

    张荣发磨 25 年利剑出鞘,张国炜一成立星宇就是别人要花 10 年才能建立的规模与布局,短中长期目标清楚,世界船王之子出手的每把刀都是利刃。

    「我不成立,人家也会加开班机,外面也会飞进来,为何要让外籍航空公司攻城掠地?我们代表台湾,大家应该支持。」

    「总裁让我上上下下,升官又降级又升官,学维修、飞行、卖票、check-in,要不真的是老子有钱、有实力、有环境,老子不是我,是我父亲,难得让我如此历练,不要辜负总裁的心意。他创业时也才 40 多岁,对比父亲的人生历程,我现在也是。」

    整整两个小时,张国炜在星宇航空(Starlux Airlines)成立说明会,对媒体的各种提问不改他直爽风格,从资本、人才、机队规格、航线规划,谈到未来和华航、长荣合作的想法。说明会最后拍完照,他还不忘拿起麦克风细数新公司需要招募的系统、财务、行销人才,「星宇成立,非常辛苦,但希望对航空有热情的人一起来打拚!」

    因为股权之争而被迫离开长荣航空董座大位的张国炜,沉潜两年后复出江湖,从第一句话起就显得意气风发,面对台下满满的媒体,一开始就提高了语调宣示:「不只我回来了,而是张国炜带着星宇航空回来了!」他不改父亲张荣发当年投入航空业的初衷,即便不能扛着长荣的名号,也要再创一个星宇,代表台湾飞到国际。

    将在 2020 年开航的星宇,已确定明年 10 月引进第一架单走道客机 A321neo,从首架飞机交付起的 6 年,将陆续引进 10 架 A321neo。至于飞长程航线的双走道广体客机,计划引进 14 架,预计今年 9 月确定机型,「A321neo 内舱配置之豪华,是国内两家同业没办法比的,我都是要让人家学习的,」张国炜对自家新航空公司的软硬体服务十分自信。

    星宇航空实收资本额 60 亿元,将陆续展开增资,在筹资上不排斥任何可能性,「IPO 一定会做,只是时间点的问题。」他对航空周边事业包括维修、空厨等也都有想法,认为航空公司就是以大搏大,要把週边所有专业都掌握在自己手上,形成经济规模。但星宇航空在成立初期,仍会专注在核心的空运事业,「务必要做稳、做满、做好」。

    让张国炜愿意投入市场的主因,除了对航空业的热爱、对老战友的承诺,依然是台湾优越地理位置而可能争夺的转机客源。

    利用台湾为基地,以整个亚洲为市场

    星宇航空总经理翟健华指出,许多人会质疑台湾是否能容得下第 4 家航空公司,但如果放眼全球,就 2016 年的数据来看,全世界有 38 亿空运人次,亚太区占了三分之一;预估到 2035 年,全世界将有 72 亿空运人次,亚太区会占四成。

    「去年桃园机场有 4,500 万人次就说是爆表了,但其实距离亚太区的成长力道还差太远,」翟健华认为,新加坡和香港去年分别处理了 6,000 万和 7,200 万旅客人次,「我们目前只是在全球大饼里的很小一块,没道理说台湾市场太小。」

    「如果只做台湾市场,那咱们星宇也不用做了,」张国炜标榜要效法国泰、新加坡航空的操作模式,走高端路线,利用台湾为基地,以整个亚洲为市场。「这个量就非常大,端看你怎幺抓那个客层,而不是瞎和稀泥。」

    星宇航空成立,张国炜凭什幺说自己不是复仇王子而是 King?

     星宇航空将仿效国泰、新加坡航空的操作模式,抢攻金字塔顶端族群,避开廉价航空的竞争。

    在最关键的航点、航线、航网方面,张国炜指出,自己是有经验的老手,而法规上也要求新航空公司必须从短航程飞起,因此对于国人出国第一首选的日本,星宇会着力。此外,东南亚包括泰国、越南、新加坡、菲律宾、印尼等,都会考量,待两、三年后再展开长程航线营运,美西仍将是最重要航线,希望在 10 年内把美东和美西的航网建立起来,最后才会考量成本相对高昂、航权也难分配的欧洲。

    张国炜表示,之前长荣花了 25 年时间才建构出如今的市场规模,前 10 年都在学习、摸索阶段,「但星宇和我父亲当年在筹备航空公司时不同,那时候在人才上也花了非常多钱,但现在已经不一样。」

    张国炜被父亲张荣发一路栽培,让他今天能用更短的时间做到更多的事,「出手的每把刀都是利刃,一下去 10 年光景的雏形就会出来。」

    事实上,张国炜从前在长荣时就从不掩饰他想超越新航、国泰的企图心,更不只一次在公开场合说,长荣的目标就是要和新航、国泰等竞争者平起平坐。因此从前长荣航空的策略选择,是锁定开发金字塔顶端族群,全力抢攻高价市场,避开廉价航空的冲击。

    对航空公司而言,经济舱属于微利事业,目标是维持一定的服务水準。但对商务舱的客人,就要用更深层的服务去争取,不但可拉高品牌价值,也可拉大获利空间。而新公司可以打造新的软硬体与作业流程,给予张国炜更大的发挥空间。

    星宇航空未来挑战 机场起降时间带取得不易

    不过,撇开新航空公司对国际旅客的名气欠缺,目前星宇经常被质疑的,是各机场起降飞机的时间带取得不易。

    过去 10 年,亚洲航空市场量体增加超过五成,华航董事长何煖轩就曾向媒体感叹,华航在东北亚、东南亚的增班计画都被卡住,就是因为拿不到各机场的时间带。更何况有些国家会以本国籍航空业者为优先,台湾业者要取得他国机场的时间带更为困难。

    另一位资深台湾航空业者也指出,台湾已是完全竞争的市场,对于一家新成立的航空公司,在业务模式、区域航线上要与全服务的航空公司竞争,在营运上会是很大挑战。「最热门的飞上海航线,即便华航和长荣拿到复兴航空留下的时间带,到现在依然没办法飞起来,继续在排队。」

    「我飞去过许多国外的机场,知道他们的航管流程,时间带的问题当然可以被解决,否则为什幺法国航空、加拿大、纽西兰航空都陆续要飞来台湾,这个问题有很多改善的方法。」

    张国炜说得自信满满,但这个问题其实没有那幺容易,否则这幺多年来也不会如此困扰各航空公司。航太公会前总干事卜重光就指出,星宇成功的关键可能就在于能否拿到热门航线,尤其是商务客的热门航线。

    「当初复航就是因为热门航线不够,生意做不起来才放弃,而商务客才不会受到廉航的影响,并能负担高价位,旅游客就可能走低价路线,」卜重光说,星宇引进的单走道新客机是未来市场趋势,在飞行距离和乘载人数上都很适合活跃于亚洲区域。

    过去长荣只做运输,但张国炜在任内成立了长荣航宇精密,并与美国 GE 航空集团合资成立长异发动机维修公司,跨足零件製造到维修,既有野心又能务实。

    在长荣做不到的事,如何在星宇能做到?张国炜的航空大梦,或许就要在放胆拚搏和步步为营的双翼下,缓缓起飞。